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青岛精选 首页 曝光台 查看内容
曝光台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2020-8-1 04:56     发布者: 青岛精选 评论 11 查看 73
1970年到1975年,我们在二中度过了初中、高中的中学时代。 毕业已经四十多年,但是每当我们走到太平路2号二中旧址时,一种特殊的感情油然而生,情不不禁地驻足向里面多看几眼。终于有一天,我们一群同学相约走进这个 ...
1970年到1975年,我们在二中度过了初中、高中的中学时代。

毕业已经四十多年,但是每当我们走到太平路2号二中旧址时,一种特殊的感情油然而生,情不不禁地驻足向里面多看几眼。终于有一天,我们一群同学相约走进这个熟悉的地方,打开了我们的记忆之门。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二中已经东飞!在1999年迁到了崂山区松岭路70号。

学校创建于1925年,原名为“胶澳商埠公立女子中学”,1950年秋改名为“山东省青岛第二中学”。多少年来,二中历年的入学录取成绩、高考成绩、竞赛成绩都保持青岛市第一,被公认为青岛最好的高中。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几经辗转,太平路2号校门上的牌子已经数次变换,从青岛二中到育才中学,又从育才中学到了现在的实验初中。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但是,二中的根基依旧在这里,二中的精神依旧在这里,我们还是忘不了这个地方。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二中的各科老师,传道、授业、解惑;二中有名师,名师出高徒。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上面是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前排左起,张一瑤(总务主任)魏寿山(教导主任)谢继鸿(付校长)賀文光(校长)戚简侯(付校长)彭锡曾(老师)刘绪基(老师)隋世民(书记)张铎(主任)刘传修(人武部长)

二排, 张凤山(办公室)吳启序(老师)付备良(老师)刘广信(老师)张维钦(老师)刘清润(老师)牟敦然(老师,)王林(老师)刘童冀(老师)祝思远(老师)

三排,陈建文(老师)臧宣淑(老师)吕存端(主任)金光显(老师) 刘岐山 (老师)潘荣宝 (老师)李基順(老师)高爱华(老师)谢素香(老师)王爱瑜(老师)李瑞英(文书)。

珍贵的教师花名册。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里面有我们熟悉的老师。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老师,现在仍然精神矍铄!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1970年,我们从小学升入二中,班主任是李基娟老师和刘贤德老师。李老师,黄县口音,说话心直口快,办事干脆利落;对学生既慈爱又严格,一直带到我们初中毕业。她是数学老师,讲课提纲携领,融会贯通;平面几何和代数讲得尤其好,给我们培养了极好的思维方式。李老师已于2017年11月14日驾鹤西去,享年86岁。 刘老师也是胶东口音,原来是俄语教师,“文革”开始后,俄语课没了,所以教我们政治,还是一连的连长。 刘老师多才多艺,会拉小提琴,会写美术字,当时教学楼石柱上“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就出自刘老师的手笔。刘老师非常厚道,后来到青岛七中当了校领导。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是前楼,那时还没有厚德楼这个叫法,只有前楼后楼,这是后来改造的吧。我们1972届初中一班,就在这个楼的西北角上,教室是菱形的。

楼的北面是一个操场,有一个石头砌的主席台,我们在这个操场上体育课、做课间操、还有歌咏比赛。我还当过班级的指挥,大家唱的声嘶力竭,当然都是革命歌曲。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三楼,从这个书橱背后的门进去,是一个小走廊。我们班和二班的教室就在这里面,男生们课间就在走廊里皮打皮闹,现在不知为何挡住了。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刚入学时,教室的黑板上方悬挂着毛泽东画像,每天早上要挥舞着小红书,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敬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早晚把林副主席敬到沙漠里,我们才不再祈祷。

那时,每天的第一节课,叫“天天读”,总是学习《毛主席语录》;年复一年的诵读,以至于我们现在还能背下来一些段落;《老三篇》更是背得滚瓜烂熟。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入学时“文革”还没结束,我们还是加入红卫兵,但那时已经没有“打砸抢”了,红卫兵只是以前的少先队而已,后来又开始发展团员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是南面的教学楼,据同学回忆,我们以后就搬到这间教室里。 那个年代,学习是自愿的,没人逼你。教室里经常有各种恶作剧上演。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博学楼原来是一片平房,有团委,红代会等机关;还有医务室,有校医在里面给师生处理小伤小病。我们有时在楼前开大会,就坐在地上。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张照片就是二中两个教学楼的原貌。进入校门的院墙右边, 原来是通向大海的排水沟。课余,我们经常沿着这条排水沟,走到海边。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现在,排水沟已经被覆盖了,被红色的跑道取代,右边成了一个小操场。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初一入学不久,全体同学背上背包去拉练,打着红旗,唱着红歌,长途跋涉数百公里,好像第一天就从二中走到流亭,有六十华里!记得那天我们带的饭,机场的解放军为我们做了鸡蛋汤。当天宿营“红寨”、桃林,第二天走到即墨营上;那时日行几十华里,一天住一个村庄,一直走到莱阳万第,过了新年才返回青岛。 那时我们不过十四五岁,放到现在,很难想象。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拉练到了海阳行村,民兵英雄、地雷大王赵守福、于化虎还带领民兵给我们表演了地雷战模拟场景。“文革”期间,没啥电影可看,《地雷战》看了不知多少遍,所以实战模拟我们很感兴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拉练时有时需要同学自己做饭,那时虽然年龄小,但大部分同学都会做饭,记得林建国同学还烙了油饼。

这是我班宫瑞祥同学的回忆: “拉练时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是走到一个叫万第的地方。好像是快过新年,当时各班分了点猪肉,那时猪肉肥肉多。我当时负责我们班的伙食工作。 那天我出去和几个同学玩,我们班几个女同学在烧水烀玉米饼子、可惜我记不清是那几位女同学了。 等我回来打开锅盖看她们把玉米饼子做成夹生的了!但快到开饭时间了大家都有点慌了。 我当时急中生智,把存的猪肉拿出来,把肥猪肉膘切下一大块就下锅炒了。后放入些水烧开后把半生的饼子切成块下汤里。做了一锅肥肉烩饼子。没耽误同学开饭。 当时大家很长时间肚子里都没有油水了!吃的那个欢啊!但是吃完后就有同学开始拉肚子了……那个惨啊! 李老师知道后找我还批评了一顿。我那当时那个冤啊,一个女同学也不站出来替我说话……挺伤心的!但现在回想起来就成笑谈了……。”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是二连十一班徐永立同学的回忆:“我记得当年拉练的目的地是海阳小纪,不是莱阳。在那里我们渡过了元旦。 当时是住在老乡家里,每个班发了面粉和猪肉包饺子,我们同学没有会包的,房东大娘教给我们,和我们一起干,最后尽管饺子煮成一锅粥了,大家吃的还是有滋有味的,因为对大多数同学来说,这是第一次离家在外地过元旦,都很兴奋。 我记得当时我们把锅里不多的几个还算完整的饺子,盛出来,给我们班主任姚老师吃了,姚老师吃着饺子,笑的很开心”。 “是否用凉水煮的饺子,已经没有印象了,因为当时我们真的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水煮饺子,煮成一锅粥可能与水温有关,也可能与饺子下锅后,不停的搅动有关,还可能与一锅汤里饺子下的太多了有关。这些当年的经历,现在回忆起来很有趣的。”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班的王巍同学记忆力超强,当年的很多轶闻趣事都是他回忆起来的。这是他对拉练的描述:

“于萍班长拉练途中常搀着李老师站在路旁高坡看我们从眼前走过,颇象首长检阅士兵。

拉练时和国少青住老乡家,烧炕漏烟,毯子烧了几个洞。那是个美国黄军毯,裁掉烧焦部分,至今保留。

国少青极仔细,出门前掏出一张纸条详细核对所带物品,各口袋放什么都有安排,绝不象我等粗人,然后把纸条叠好,放进上衣小口袋,我提醒他说:再在手上写个我,证明都没丢。

于长江班长高兴时经常哼唱关牧村的歌,阿佤人民唱新歌,歌声一起,颇有摇滚乐味道。

吕广建拉练时经常背一个卫生箱,我颇为羡慕,箱内除了红紫药水,十滴水,绷带,还假公济私放了许多卫生纸,对我不错,借了几次应急。”

据一连六班的张海波同学回忆,拉练结束回到青岛市,我们先到了位于四方区的青岛十六中,重新打了背包,整理了仪容,然后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市里进发,犹如大军进城一般,沿途受到市里统一组织中学生和市民的夹道欢迎,那心情,“展扬”的很!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是二连十二班的同学拉练归来在教学楼前合影,现在同学们都是花甲之年了。那时,很多场合要在胸前举着小红书。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1973年初,我们经过考试升入二中高中。由于“文革”的原因,中考中断了几年,但到我们这一届,恢复了中考。考场就在二中,监考甚严。 这一届初中有十七个班,到了高中只有八个班。有不少初中同学或当兵,或顶替父母就业,或下乡,也有的同学转到了别的学校。 我们1975届高中一班,班主任是吴维成老师和孔宪斌老师,全班有52个同学。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吴维成老师是临朐人氏,数学教的特好,再难的问题,也会演化的通俗易懂。 更难得的是,吴老师虽为数学老师,却又是二中男排的主教练,在其调教下,二中男排屡屡在青岛市中学生排球赛中夺冠。每当二中为比赛主场时,排球场往往被摇旗呐喊的同学围得水泄不通。

遗憾的是,吴老师因为两地分居的困难,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调回临朐,二中因此既少了一个数学高手,又少了一个能夺冠的排球教练。 吴老师今年七十八岁,现在临朐县城安度晚年。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2017年5月7日,1975届高中一班的同学专程到临朐县看望班主任吴维成老师。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孔宪斌老师是我们最喜欢的老师之一。四十多年过去了,78岁的孔老师还能认出全班每一个同学。

孔老师乃荣成人氏,性格开朗,为人朴实,对学生特好。 孔老师给我们上语文课。让我们记忆深刻的,是孔老师那以荣成方言为基础的“荣普”,其中荣成味道约占八成。 二中的老学长们,都能模仿孔老师朗读《欧阳海之歌》里的“山变了,水变了,老鸦窝也变了,一切都变了”;惟妙惟肖。 我在班级聚会时更能用“荣普”模仿孔老师背诵《冯婉贞胜英人于谢庄》的大部分段落:“咸丰庚申,英法联军自海入侵,京洛骚然……”,惹得孔老师和同学们捧腹大笑。 由此可见一个老师的特点对于学生的记忆是多么的重要。每每想起孔老师的“荣普”,同学们往往忍俊不禁。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二中在历史上就是青岛市中学界的体育强校,出了不少著名运动员。记得田麦久老学长的八百米全国记录竟保持十几年。 在高中阶段,记忆最深的是学校的体育活动和比赛。 我们一班的田径和篮球最强。 王宁的短跑,孙冠军的中长跑,孟强的长跑再加上其他几个同学的组合,屡屡取得学校运动会的高中组总分第一名,孙冠军还连续几年在全市中学生运动会蝉联八百米冠军;女同学张琦的“三铁”亦有威名。 王宁、范小建、解军、汉骏巍、毛华等组成的篮球队,更是校篮球赛的绝对冠军。 这是在1974年学校运动会上,孟强、毛华、王宁、我、孙冠军五人组合,包揽男子四乘一百米 、四乘四百米接力冠军;有两张小奖状为证。据孙冠军保存至今的日记,四乘四百米成绩3分49秒5,人均57秒4,这个记录在二中保持了若干年。这张照片是我班的郭强同学拍照并洗印的,那个年代,相机还是稀罕物。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四十二年后,当年的五人组合还能跑多少秒呢?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在1970年代,二中田径队往往蝉联青岛市中学生运动会冠军。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二中足球队,也拿过青岛市中学生足球赛冠军。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是1972届女子排球队。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是男子篮球队。教练辛鹏章老师给我们上过体育课,也给我班同学留下深刻印象。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是女子篮球队。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是孙冠军当年在青岛市八百米比赛中夺冠的情景,也看得出当年的青岛市第一体育场的场地是多么糟糕。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那时的比赛,完全是为荣誉而战,破记录奖也只是个小本子。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那时的男女生关系是很微妙的。在小学时男孩女孩皮打皮闹,到了中学突然互相不说话了,说话的仅仅是学生干部们。是青春期使然?多年以后,很多暗恋在同学聚会时得到坦白。 到了高中时的某一天,我突发奇想,组织男女混合编组的班级排球赛。规定以小组为单位,六名队员中必须有两名女生。结果我们班比赛时,各个年级的同学都来围观,引起全校轰动!而后各个年级竞相效仿,风靡一时;乃至扩散到岛城各个中学。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文艺方面,1970年代的青岛二中宣传队,在岛城颇有名气。宣传队的同学也颇有自豪感,我们这些非队员煞是羡慕。王爱瑜老师名气亦是了得,深受学生们的敬仰。还有位李长怀老师,对戏剧导演颇有研究。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二中排练的芭蕾舞剧《白毛女》誉满岛城。当年的喜儿、大春,你好吗?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那时的宣传队职责就是宣传毛泽东思想,为工农兵服务。因而经常到青岛市的企业演出。记得我们拉练时,还到莱阳万第演出一场,既慰问了我们,又使当地的百姓大饱眼福。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中学时代,提倡的是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学工学农学军都有参加。 初中二年级,那时不过十五六岁,我们到青岛市东方红棉织厂学工。学工也没有什么补贴,还要自己带饭,倒是每人发了一张公交月票令我们很兴奋,不上班时坐上公交车满青岛市闲逛。 到了工厂之后,竟然要像工人一样打三班,以至于夏运智同学晚上十点下班后,妈妈要到公交车站去接,好多女同学均是如此。 到工厂后分到了各个岗位,跟师傅学徒。王巍同学干装纬工,学的很认真,最后竟能看24台机器,体会到纺织工人的辛苦;刘曙光也是装纬工,刚学徒时还曾被滚烫的梭子烫伤过。夏运智是挡车工,黄淑爱被安排在仓库。 下面这张照片,是当时史学宝、王莉莉、陈爱琴、徐立娟穿上纺织女工的工作服的留影;稚嫩的娃娃脸,透露着青春的信息。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在学校里也可以学工。分院里有化工厂,牟敦然老师教给学生从理论到实践,生产硫酸镍。 学校里还有海带场,刘同安老师带我们划着小船出海养海带。海带在栈桥东面的大斜坡上晒干后,不知卖到哪里去了,倒是每个学生还分得两捆,很好吃! 我们还曾到中韩公社参加麦收,是用手拔麦子。 我们还曾到部队农场去学军。说是学军,但主要是干农活,当然也有摸枪、紧急集合、行军等军事活动。短短一个月,和解放军感情很深。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中山公园竟也有我们的一席之地。二中在公园东面的山上有一个农场,种了很多桃树,是岛城有名的公园水蜜桃,我们好像每个学期要去劳动一段时间,自带干粮,这是劳动课。那水蜜桃好像是在收获季节分得两个,味道好极了!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现在桃园依旧,但是估计已经不属于二中了。公园水蜜桃也有若干年不曾享用了。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那时学校对面的新建礼堂是不锁门的,我们放学后经常去那里玩耍。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出了校门右边是一个小操场,有时在那里上体育课,后来盖了二中教工宿舍,现在建了地铁站。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现在学校的招牌依然醒目,但已经不是我们留恋的那个。但这个学校依然抢手,入学要靠电脑排位,比中彩票的机率稍大些。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二中给我们留下了多少回忆,这一生的时光,都可以慢慢琢磨。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这是我班解军同学的诗: 大雪情思 送二中老同学 解 军北风吹过涌寒潮,大雪时节无雪飘,同学此时可冷暖,已是深冬叹路遥。曾经牵手洁白处,一尘不染尽妖娆,红瓦绿树冬色美,冰封岸礁迎浪涛。今晨怀旧走栈桥,谁留围巾把情绕,梦中缤纷几十年,海边母校最骄傲。 2016.12.7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结束语:

同学聚会,故地重游,有感而发。这篇小文章发出后,得到校友们的关注、感慨和指正。更有初中本班同学和二班、十一班,十二班的同学以及高中本班同学提供照片或文字,姓名恕不一一列出,在此一并感谢。

愿二中的明天更美好;二中的校友明天更美好!

附:青岛二中1972届初中(共17个班)1975届高中(共8个班)各班合影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我们的青岛二中——1970年代!


本文作者于长江,通过精心搜集整理的老照片,串起了七十年代在青岛二中难忘的中学时光,一段永远的美好回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收藏 邀请
上一篇:真贴心!青岛温馨巴士为老人免费打印健康码并封膜服务下一篇:小虎极限操作助RNG取胜,前队友爆料他“一夸就飘”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ifuganate 2020-8-1 05:02
你到单位肯定是个干工会的料,吹拉弹唱样样都会。[大哭]
RomyCast 2020-8-1 05:01
这是我们学校啊!我在初中,初三七班
[db:作者] 2020-8-1 05:00
满满的都是回忆!
uqoxufo 2020-8-1 05:00
一直不太理解,青岛二中不到一千人的招生规模,掐尖青岛,二中的独特优势和教学实力体现在哪呢。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跳出青岛,好像也不算出类拔萃
蚕宝贝 2020-8-1 04:59
二中在省范围内被众多学校吊打,甚至比许多县城高中都差,例如五莲一中,寿光一中等等。不要在这里夜郎自大了!
重生超越 2020-8-1 04:58
那时候考二中难吗?
myintuitioncx 2020-8-1 04:58
1970年,我差一点就去二中上初中了!只因为我们住在浙江路的双号(马路西边),在在浙江路东边的分配到二中,西边的分配到青岛五中!拉练,学农,学工都经历过!很留恋那段时光!
yxoxusoqo 2020-8-1 04:58
我是七零后,青岛当年四个省重点中学一中二中九中十七中,我交往过的二中的学生普遍人品很差,那个学校可能校风不怎么好吧。
宝贝儿POPO 2020-8-1 04:57
旁边有个自来水公司,再往西就是栈桥东海滩,对面好像有个庙,人大会堂小时候有一点印象,老二中。
牛仔裤不用洗 2020-8-1 04:57
看到尊敬的孔老师了,虽然他只给我们班代过几节课[呲牙]
感觉二中自从离开了那个校园,再也回不去了。[流泪]
2017年陪孩子报名去过松岭路的新校园,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捂脸]
寻梦之星 2020-8-1 04:57
唉,问一下作者,1970年代是什么意思?二中老师绝不会这么教!别赶什么时毛,老老实实的吧,上世纪七十年代多好!

查看全部评论(11)

返回顶部